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千城联播 > 科技频道 > 创业融资 > 正文

天堂口还是地狱门?疯狂的“亚洲高考”与跑马圈地的在线教育

2020-08-08 10:30来源:腾讯

7月底,各省的高考成绩开始陆续放榜,有人欢喜有人忧。一年一度的高考牵动着全国人民的神经,是我国莘莘学子一生之中最重要的考试之一。然而,高考并不是我国的“专利”。

在文化相近的亚洲,“高考”的压力同样影响着来自日本、韩国和东南亚地区的学子们。韩国和日本的考试文化与中国相似,而拥有11个国家的东南亚地区,在考试文化上各有不同。

“亚洲学生成绩好因身处考试地狱。”——这句话出自一位日本大学教授之口。亚洲自成一派的考试文化,给人的印象多是高压、严苛。然而“考试地狱”所独有的考试文化和应试教育却成为了孕育教育企业的一方沃土。

随着教育机构的竞争日益激烈,能够辐射更多地区的用户、覆盖更广泛的用户群体、提供更加多样化的服务成为了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基于互联网的线上教育则拥有上述优点,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闯入“线上江湖”。对于拥有数以亿计考生们的亚洲来说,专注于 K12 在线教育的教育科技公司时机已现。

韩国:“埋头苦干”的考生和盛行的在线教育

与中国相同,对于韩国考生来说,高考的成绩是其能否进入理想学府的关键因素。而学历的质量则直接影响到社会地位。拿到顶尖学府的录取通知书,是考生们十年苦读、疯狂补习的最强动力。

韩国的“高考”,又称“大学修业能力考试(CSAT)”,通常在每年的11月份举行。相较于我国的高考,韩国高考的科目安排的非常紧凑和高压——考生们通常要从早上8:40一直考到下午5:40,每门考试之间的休息时间仅有不到20分钟,这对于考生的脑力和体力都是很大的挑战。除 CSAT 外,考生们还需要经历大学的层层面试。

根据 BBC 的报道,韩国每年将近有60万的考生进入 CSAT 的考场,然而最终能够被韩国三大顶尖的综合性大学(首尔大学、高丽大学和延世大学,简称 SKY)录取的学生却仅有1%左右。

然而,学历水平和社会地位挂钩是韩国社会中非常流行的观念,顶尖大学的文凭是家人的社交谈资。然而,60万考生中,仅有很小一部分能够进入像 SKY 这样的顶尖学府。在如此激烈的竞争环境中,不仅仅是孩子,父母、家人和老师都在积极参与并朝着相同的目标努力——准备考试并取得成功。

根据全球教育改革专家迈克尔·巴伯(Michael Barber)的说法,对于“直面竞争和努力学习是通往成功的最好途径”、“勤奋远比聪明来的更加重要”的观念在韩国学生的心中根深蒂固,他们相信长时间且努力的学习将最终获得回报。研究人员发现,韩国学生每周的课后学习时间平均在12-15个小时,甚至有考生在备考期间,每天学习时长超过16个小时。

在激烈的竞争、极高的入学门槛和高压的考试环境下,“课后补习文化”也渐渐盛行起来。据2017年统计,韩国家长每年为课外补习要花费超过150亿美元的费用。然而,韩国是一个家庭经济水平决定教学资源的社会,虽然从1970年起,韩国政府也开始推行“平等教学”,但固化的社会阶层让这样的“平等”难以完全实现。据统计,来自高收入家庭孩子的成绩平均要比来自中低层家庭孩子的分数高出40分。

随着互联网的渗透,在线教育的普及也在一定程度上消除了由经济地位产生的鸿沟。2000年前后,在韩国政府的大力推行下,在线教育开始普及。根据 Korea Times 报道,韩国政府本周二表示,在用户数量急剧增长的推动下,韩国的在线教育市场同比增长了6.8%,达到1.72万亿韩元(约合100亿人民币)。得益于韩国发达的互联网,在线教育正变得越来越普及,在6-19岁年龄段的用户中,有67%的人表示他们使用过在线学习的软件或听过在线的课程。

在线学习的模式也在发生着改变,从最初像 Megastudy 这样采取名师录播模式的老牌教育巨头,到如今韩国语言教育领域的领军企业 Hackers,以及一众在线教育新秀们采用的录播、直播、1对1教学、人工智能导师等模式。其中头部的企业包括了 Riiid、SmartStudy、Mathpresso 等等。

其中,Riiid 是一家基于机器学习、为学生提供私人 AI 导师的平台,主要为学生的 TOEIC(国际交流英语测试)进行辅导。SmartStudy 则是通过创建使用不同语言的卡通角色来引导儿童进行学习。SmartStudy 教育视频可以在其 APP 端或者 Youtube 上观看。

此外,Mathpresso 是 Qanda 的创建者,Qanda 是一款教辅类的 APP,主要面向在数学和科学门类需要辅导的学生。学生仅需将不会的问题拍照上传,系统将为学生匹配到答案,模式与国内的猿辅导、作业帮十分类似。

日本:“四当五落”的教育典范,缓慢成长的在线教育

谈到亚洲教育的典范,日本绝对名列前茅,作为亚洲拥有诺贝尔奖得主最多的国家,其教育体系和考试制度也是备受关注。与中国相同的是,日本的“高考”也十分的高压和严苛,有“四当五落”之称。所谓四当五落是指,备战高考的学生如果每天睡四个小时的话就可以考上,如果睡了五个小时就会落选。

在日本,学生需要经历大学入学中心考试(国考)和大学自主考试(也称二次考试)。中心考试于每年1月举行,比较接近于我国的“高考”,考试科目包括了国语、地理、历史、数学、外语等等。而各大学在评估学生时,可根据自己专业的要求进行分数的参考。

在中心考试结束后,日本考生还要经历二次考试,也就是大学的自主招生考试。与主要测试学生对书本知识掌握程度的中心考试不同,二次考试主要考的是考生个人的能力,其中包括了学生履历评估、综合能力评估(以写作、面试和听力为主)等等。

和韩国相同,日本也有非常强的补习文化。这与日本的“学历社会”所产生的危机感有直接的关系。在日本,一个人从开始接受教育到进入社会,是否能上名牌学校十分关键。日本的小学采用的是“宽松教育”,即所有学生不需要参加考试,可就近上学。但从初中开始,为了能够上好的高中、大学,以及日后能够有好的工作和社会地位,学习成绩非常重要。这让无论是公立还是私立学校的学生都有着强烈的危机感,日本课外补习班(私塾)也因此繁盛。从2015年就有调查显示,东京大学的学生中65%从小学就开始了课外补习。

为了能够提高国民的文化水平,“绝对平等”教育是日本教育的核心。1947年,日本政府制定了《教育基本法》和《学校教育法》,确定了教育机会均等、男女共学等理念。对教育“绝对平等”的追求的确让日本的教育普及率很高, 2002年日本的识字率已经达到了99%。此外,就高等教育(大学、短期大学、专门学校等)入学率而言,2019年,日本高等教育入学率达到了82.8%,而中国仅51.6%。

然而,有观点认为,日本在线教育的缓慢发展与日本的平等教育有关,因为平等教育主张日本境内所有的学生都能够受到教育。但由于互联网在日本的乡镇、村庄无法做到100%的普及,且不是所有的学生都拥有个人电脑,从而导致不是所有的日本学生都能够实现在线学习,这与日本政府向来的主张相佐,因此在推动在线教育的发展时有不少反对的声音存在。

全球教育在线化的趋势下,日本的在线教育也在缓慢发展。据 Statista 的数据统计,日本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在2019年超过130亿人民币左右。市场调研机构 Tracxn 在2019年9月统计,日本有大约132个教育科技公司,主要集中在语言培训和职业培训两个领域。

其中,职业培训的在线教育公司提供以直播、录播课形式为主的在线课程。例如,Schoo 通过直播授课的形式,由来自各行业的资深人士作为讲师,在线传授创业经验、商业分析、行业趋势等内容。还有利用人工智能和在线答题的模式为企业员工进行培训的 Visits。此外,来自美国的在线教育平台 Udemy 则提供了一个允许任何有专业技能的用户都可以授课的平台。

日本线上的英语教育也有着众多拥趸。近年来,日本对于英语培训有着强烈的需求。这也推动了英语相关的课程成为日本在线教育最具发展潜力的赛道。在语言培训领域,除了像 Lang-8 这样的语言在线学习社区(类似于线下的英语角)外,在日本最流行的教学工具是社交媒体,例如通过 Skype 的一对一教学。

除了语言和职业培训,针对在校学生的 K12 教育在线平台也在崛起,如利用人工智能技术为学生提供客制化课程的 Atama Plus、为高考学生备考提供录播课件的考试辅助 App。此外,受疫情的影响,学生不能正常上课,日本政府也开始考虑参考中国的远程授课,并为此制作约840个视频课件。

东南亚:“各有各苦”的考生和跑马圈地的在线教育

在拥有11个国家的东南亚地区,印尼、越南、新加坡等几个主要国家的考试文化和在线教育发展情况也各有不同。

作为人口大国的印尼,印尼的“高考”(国考)为期4天,分为笔试(UNKP)和机考(UNBK),主要是测试学生综合能力的测验。其实,相较于各大学的自主招生考试,印尼的高考似乎没有那么重要,今年因为疫情的流行,印尼政府甚至取消了高考。

越南“高考”为期3天,必考科目有英语、文学、数学,另外还有三个自然科学学科(物理学,化学和生物学)或三个社会科学学科(历史、地理和政治)。2019年,有80余万考生参加了考试。

新加坡采用的是英属的 A-Level 考试,学生可以凭借成绩申请新加坡的公立大学,以及英国、澳洲等英联邦国家的大学。与欧美国家相似的是 A-Level 考试的成绩有效期为两年。第一年成绩不理想,可以第二年再考一次 ,每名学生最多可考两次,以最好的成绩组合申请。

除了上述国家外,泰国和缅甸的考试也非常的严格。据悉,泰国的“高考”分为5轮,难度从低到高依次递进,如果考生没有通过本轮考试则不能进入到下一轮的考试。如果说泰国的“高考”像晋级赛,那么缅甸的“高考”则像是拉锯战。据介绍,缅甸的高考为期6天,考生每天早上6点就要在考场门口备考。

然而,在东南亚各国、甚至各地区的教育水平和资源都存在着较大的差距。根据国际学生能力评估计划(PISA)对来自79个国家和地区的、60万名15岁学生的数学、科学和阅读能力进行的评估,新加坡的学生在这三项评估中位列三甲,另外一个综合能力较强的东南亚国家是越南。但印尼、泰国、马来西亚和菲律宾等国的学生几乎垫底。

当大部分的学校无法满足学生对于教育的需求时,对补习的需求就日益增强。例如,在仅有560万人口的新加坡,课外补习一年的花费高达近8亿美元。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的补习,在(除新加坡外)东南亚地区并不普及。例如,“万岛之国”印尼从小学到高中约有4500万名学生、分布着约14000家小型的补习辅导机构,但是覆盖的学生数却只有140万,仅占学生数量的3.1%左右。

但随着互联网在东南亚各国的逐渐渗透,在线教育不仅填补了传统教育体系的空白,而且扩大了教服市场的规模。对于拥有数以亿计学子的东南亚市场来说,K12 在线教育拥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近年来,直播和平台的模式在东南亚兴起,各大玩家纷纷入场。如来自印尼的头部在线教育平台 Ruangguru。该公司围绕着应试有一系列产品,包括录播内容、模拟测试、私教对接等。在用户方面,Ruangguru 80%的用户都是面向一、二线城市以外的地区,以填补教育资源不均等所产生的空白。

此外,在东南亚拥有交互功能的平台模式同样受到欢迎。例如来自香港的在线教育企业 Snapask 采取的就是平台模式。公司通过其平台将老师和学生连接起来,以线上1对1提问为切入点,为10-18岁的学生用户提供20分钟左右的直播解答。学生将问题拍照上传后,系统将为学生匹配老师进行解答。

虽然各国的国情、教育体系和考试文化都有所不同,但应试教育和高压的“亚洲高考”是亚洲学生逃不掉的梦魇。但对于在线教育赛道来说,庞大的学生规模,不断上升的互联网渗透率,让亚洲的在线教育市场“非常可口”。

您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0
  • 0
  • 0
  • 0
  • 0
  • 0
  • 0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