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千城联播 > 科技频道 > 创业融资 > 正文

毕业后我去送外卖:遇到失独母亲、抑郁症女孩 在餐馆偷师准备创业

2020-08-08 10:32来源:腾讯

毕业后,他们选择成为一名“骑士”。

骑着心爱的小摩托,带着竹蜻蜓头盔,在城市里穿梭,成为一名“马路骑士”,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加入这个行列。

00后爱上了送外卖。数据显示,近一年来饿了么新注册00后蓝骑士数量同比增长近2倍。

相比复杂的职场人际关系、潜在的职场PUA、每天忙到死却不知道何时升职加薪,送外卖显得更自由、轻松,还能接触各种有意思的人,让00后更愿意让外卖骑手成为他们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

本期显微故事讲述的是一群00后外卖骑手,在送外卖的过程中他们遇到了失独母亲、抑郁症患者,还有人通过送外卖在餐厅”偷师“,希望未来能够开一家属于自己的餐厅。

以下是关于他们的真实故事:

文 | 秋水、常宁宁

编辑 |木蒙

1

为失独母亲送外卖

遭遇“被迫成长”

小赵 00年 男 骑龄4个月 江西九江

我出生在江西九江,我爸是工人,我妈是个家庭妇女。

今年我自己开的餐馆遭遇疫情。连着几个月的闭店,让我把之前赚的都给搭了进去。这时,身在杭州的朋友跟我说,“要不来做骑手吧,我们差人。”

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眼下疫情也不知道要持续到什么时候,人总要生活,我也想离开江西出去闯闯。

但我妈又一次反对我的决定。她觉得做骑士要接触更多的人,怕我有被感染的风险,看我一意孤行就下了最后通牒,“要是出去了,你就再也别回来。”

图片来源于壹伴

结果是,我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这一走, 20多天我妈没跟我发过消息。当时我每天骑行送外卖,骑着小摩的感觉还挺享受,一忙着就忘了和家里联系。

直到那一次,我遇到了一个特殊的顾客。

那是六月的一个午后。那天下着瓢泼大雨,就跟雷公发怒、有人渡劫似的,我感觉天都破了一个漏洞似的。

当时我正赶着去取餐,需要配送的是一个生日蛋糕。那个盒子很大,我担心蛋糕被碰坏,就小心翼翼地拎着它,另一只手抽出来打电话,和客户确认具体的配送位置。

图片来源于壹伴

其实我已经很小心了,但路面上的积水太深,我脚下一滑,还是摔了一个屁股蹲儿。但我当时第一反应不是看自己摔破了哪里,而是忙着看蛋糕是否完好。

很可惜,那个蛋糕被摔得稀烂。当把蛋糕交给顾客时,我担心得不敢抬头,心想这下完了,蛋糕碎了,我一定要被投诉了。

顾客是个中年阿姨,看着挺严肃,感觉也不是太好说话。我把蛋糕交给她以后,一个劲儿地道歉,并表示这个蛋糕的费用我会全额赔款。我还补了一句,“不知道您谁家过生日,我也祝他生日快乐!”

没想到,那个阿姨听完这句话,脸色都沉了下来,不说话了。

我抬头一看,她哭了。我给吓了一跳,心想这也不至于吧,看着她年纪也不小了,会因为生日蛋糕碎了就哭吗?

阿姨擦了擦泪,跟我说,“没关系,这个蛋糕是给我去世的孩子定的,今天是他生日,如果他还在,应该跟你年纪差不多”。

我听了心里更难受了,比别人给我差评还难受。本来就是一个让人难过的日子,我把蛋糕弄碎了,更给人心里添堵了。

图片来源于壹伴

阿姨坚持不要我的赔偿,看我身上也淋湿了,就邀请我上楼避避雨。进门后,她一边给我递毛巾,一边和我聊天。她有点心疼地看着我说,“你年纪不大,就出来送外卖,还遇着大雨,你也不容易啊”。

几番聊天下来,我才知道她的故事。

她今年39岁,十几年前,她跟着跑货运的丈夫从云南远嫁到杭州。

阿姨在杭州没有其他亲戚朋友。她本以为有了老公孩子,就算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家。没想到三年前的一次车祸,孩子没了,她也成了失独母亲。

没了孩子以后,家里忽然只剩下她和丈夫两人。丈夫每日看着孩子的房间就掉眼泪,为了逃避那些关于孩子的回忆,他又把原本辞掉的货运工作重新捡起。

孩子是维系家庭的纽带,失去孩子以后,阿姨也和丈夫之间没了羁绊。丈夫大部分时候都在外地,阿姨一个人也不愿做饭,时常就叫外卖随便“解决”一下。

也许是太想念孩子,当我和她聊起我送外卖的生活日常时,她也听得格外认真。

那一瞬间,我想到了妈妈,也突然明白了母亲的不容易。

“和你聊完感觉好多了”,阿姨说。待雨停后,我跟她说我要去接着配送,阿姨还主动要求加了我的微信,说认识也是缘分,以后想和我保持联系。

离开阿姨家的那天晚上,我就主动找我妈视频。我妈一边骂我”没良心,终于联系了“,一边问我新生活习不习惯,祝福我在外面多照顾自己,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

第一个月结束后,我领了6000块钱的工资,留下了一部分生活费后,剩下的全给我妈转去。阿姨让我想到了我妈——我常年也不在她身边,家里有事我也不能及时帮忙。

后来,我也常去看望那个阿姨。她家正好在我日常配送范围内——杭州西湖区。不太忙的时候,我就会带些水果去陪她聊聊天。看到家里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也帮着打打下手。

也许她心里把我当作自己的孩子,而我在杭州也没有亲戚朋友,多了一个跟“亲妈”似的亲人,也挺好。

除了这位阿姨,我在这短短的四个月“骑士生涯”里,也遇到不少事、不少人,每个客户背后都是一段故事,有幸的是,我参与进了这个阿姨的故事之中。

我目前最大的目标,就是努力跑单、未来给父母更好的生活。送外卖就是一个过渡的平台,但我依然很感谢这份工作给我心智上的成长、自由的工作时间和相对公平的工作状态。

2

陪抑郁症顾客“兜风”

我是外卖界“心理捕手”

小林 01年 男 骑龄5个月 成都

我刚做骑士五个月,见的人不算多,印象最深的是一个抑郁症姑娘。

那天凌晨,我接到了一个帮跑腿的单子。收件人是个年轻女孩,拿到药品时她发现少了两盒,发现是发件方少装了。

我看她脸色不好,全程也没笑容,心想这一生病,少了药也耽误恢复。虽然责任不在我,我还是自己原路返回帮她把剩下的两盒药取回来。

就是这多跑的一趟,我特意确认了一下药名——“来士普”。那是个专门治疗抑郁症的药,我这才知道她是个抑郁症患者。

图片来源于壹伴

这是我第一次遇到患有抑郁症的人。当我送药回去时,她一个人坐在小区门口发呆,依然面无表情,只是看到我有些惊讶——她没想到我会专门为她义务跑一趟。

随后我们便简单交谈了几句。她告诉我,她今年22岁,大学毕业以后没去上班,就在家里折腾了个网店。她有“社交恐惧症”,不喜欢和人面对面交流,所以平时不出门,就和朋友通过网络沟通。

言语间,我发现她看世界的角度也其他人不一样。比如,正常人过马路,都担心前后有没有来车,但她更在意有没有碰到别人。

我不太能理解为什么她总是不开心。在我的世界里,没有什么是一顿火锅解决不了的,如果有的话就是两顿。

图片来源于壹伴

后来我就常在微信上和她聊天,还尝试叫她出来一起玩。没想到第一次邀请,她就同意了。

那天和我一起兜风时,我终于看到她的笑容,但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抑郁症就好了。

回到家后,我开始查询和抑郁症相关的资料,这才知道抑郁症不单纯是心理上的疾病,也是生理上的疾病,需要看医生、吃药、治疗,可不是我哄几句就能痊愈。

抑郁症并不可怕也不遥远。我也常常因为被投诉、或者遇到了不理解自己的顾客而感到懊恼,有时候真的气不打一出来。

有次就因为电梯没及时赶上,延时了五分钟,被客户投诉退单。

我一直记得当时的感受,连日的疲累、那天的委屈全都涌上心头。那天我停止了接单,连着几日都躲在宿舍打游戏,不想见人,也不想吃饭,觉得一切都毫无意义。

现在想来也有些后怕。要不是我朋友来成都找我玩,让我陪他吃火锅、逛集市,让我心里舒坦许多,我可能过一段时间就辞职回老家了。

图片来源于壹伴

因为她,我自己也有所改变。首先是变得乐观了,不再因为顾客偶尔的不理解而不开心,毕竟人不能做到事事周全,有时也不单纯是我的问题,不要为了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

我也开始学会给自己放松。现在我只在晚上接单,接满20单就不做了,白天就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画画、弹钢琴什么的。

比起上班,送外卖其实挺开心的。和我一起送外卖的伙伴大多都在18岁至25岁,大家都很年轻,也好打交道,送外卖时间自由,没有所谓的职场PUA,也没那么复杂的人际关系。

我还给自己立了一个小目标。她这么年轻,就有了自己的网店,我觉得我努努力也有希望。

如果我干满一年能攒下些钱,我打算开个专门卖夜宵的小餐馆——成都人太爱夜宵了,做夜宵一定是个稳赚不赔的买卖。

到时候我也可以经常请她来坐坐,让她感受下,跟人接触没有她想象的那么难。

3

“单王”一天送83单

到后厨“偷师”准备开餐馆

小龑 00年 男 上海 骑龄2年

我是上海本地人,两年前开始送外卖。

我父母是搞餐饮的,我也打算继承这行。但餐饮这行实在太复杂了,我又不想只在父母的店里帮忙,我还年轻,应该多出去看看,于是就打算先从送外卖做起。

接单时,我常“偷看”餐馆的后厨情况,主要是向他们“偷师”。目前很多餐厅的原材料都可以从淘宝买到,只要学会他们的制作方法,我就可以开个自己的餐馆。

现在大家都叫我“单王”,还给我起了个外号叫“人形地图”,因为我从不用导航,一看地址就知道往哪儿送,效率极高。

不过就在两年前,我还是个不折不扣的路痴。我送第一个单子就找不到路,迟到了一个多小时。

等见到顾客时,他直接说不要了,当时我的心就跟迟到的外卖一样凉。

但我心想,做一天和尚就要撞一天钟。如果我一辈子都要做“和尚”,就要把这个钟“撞烂”。即使是送外卖,也要成为“骑士”里的行家。

从那次迟到的订单后,我就坚持每天骑行12小时以上送外卖。最多的时候,每天早上7点起床,晚上12点送完夜宵的单子才收工,一天最多能到83单。

我还有一些做骑士的“独门武功”:比如,我会在下雨天和凌晨多花精力送外卖。那时单多人少,配送费也高。

两年时间内,我送出五万单,平均每天60-70单,月收入也能达到一万多元。一开始,我的上海本地朋友都不能理解我为什么去送外卖,现在我的收入已经和那些坐办公室的朋友持平了。

我也推荐和朋友也来送外卖。骑士是连接商家和顾客的桥梁,相比在公司上班,送外卖能够接触社会上形形色色的人,更深入的感受到社会不同层面的情况。

最让我开心的是,赚钱后我可以买任何我喜欢的东西,比如两万多元的外星人电脑、PS4、Switch游戏机——我从小就爱打游戏,还为此学了不少英文单词。在送单时碰到外国顾客我还可以和他们简单交流几句。

我的名字里有个“龑”,爸妈希望我能做飞天的龙。当我知道大家叫我“单王”后,我挺开心的——外卖送得好,也能成为骑行路上的“龙”。

您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0
  • 0
  • 0
  • 0
  • 0
  • 0
  • 0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