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千城联播 > 科技频道 > 前沿科技 > 正文

“华尔街之狼”阿克曼:曾大战伊坎18回合,疫情之下又狂赚26亿美元

2020-08-08 10:44来源:腾讯

潘兴广场资本创始人比尔·阿克曼(Bill Ackman),曾经和卡尔·伊坎在康宝莱上大战18回合,就在奄奄一息的时刻,又在2019年创造了公司16年以来最好的净值表现。

2020年,在新冠疫情爆发,美股陷入史无前例的暴跌时,素有“华尔街之狼”之称阿克曼却能逆势崛起,以2700万美元赢得26亿美元,收益率近百倍,并爆出了“美国经济的地狱即将到来”的金句。

事实上,从2004年创立潘兴广场资本管理公司算起,该公司收益一直大幅跑嬴标普500,于巅峰期曾连续11年平均净回报达到21%。

华尔街之狼生平

阿克曼1966年5月出生于纽约州查巴克的一个富裕犹太家庭,他的父亲是纽约一家房地产融资公司Ackman-Ziff Real Estate Group的主席,母亲罗尼·阿克曼(RonnieAckman)是纽约林肯中心的董事会成员。

阿克曼不仅从小家境优越,而且他还是妥妥的“超级学霸”。1988年,阿克曼获得哈佛大学艺术学学士学位,1992年获得哈佛商学院MBA学位。阿克曼一直以来都是巴菲特的迷弟,早年经常追随偶像的脚步,研究各种投资策略。MBA毕业后不久,他就决定要在投资圈大展拳脚。

1992年,年仅26岁的阿克曼与另一名哈佛毕业生用三百万美元创立了对冲基金Gotham Partners,对上市公司进行小额投资。当时,他们用经典的价值投资方法,买入低估的企业。这个方法帮助他们在早期取得了成功,也让公司的管理资产规模从300万美元变成了2000年的5.68亿美元。

其中在1995年,公司与保险和房地产公司莱卡迪亚全国控股合作,投标收购洛克菲勒中心的操作令阿克曼在业内声名鹊起,尽管他最终未能赢得这桩交易。2002年,Gotham Partners卷入多起法律诉讼,阿克曼最终选择关闭了该公司,将资金全部退还给投资者。

2004年1月,阿克曼重出江湖,开设了新的对冲潘兴广场资本管理(Pershing Square Capital Management)。公司第一笔资金中1000万美元来自他个人,5000万美元来自一个投资者。在2005年向外部投资者开放后,吸引了2.2亿美元资金。

但这一次阿克曼改变了投资方式——他不再是被动接受公司的价值,而是变成了一个激进投资者。他会在买入上市公司的大量股票后,改变公司管理层的行为,对企业经营层面施加影响。

阿克曼操作的第一个公司是全美第三大汉堡连锁店Wendy's。他成功说服管理层将其子品牌,加拿大国民咖啡连锁店Tim Hortons剥离出去。最终公司的股价从2005年4月到2006年3月间上涨了55%。

同时,激进的阿克曼还会寻找机会,靠做空的方式来盈利。比如,他用了五年时间做空房地产,最终在2008年泡沫破裂时大赚一笔。等到房地产行业跌到谷底,他又抄底收购了几家大型地产公司,并规划成购物中心和商业住宅,几年后再次怒赚几十倍,这些神来之笔也让他在2013年首次跻身亿万富豪行列。

在表现突出的2014年,潘兴广场收益率高达40%,还冲上里当年“全球百家大型对冲基金年度排行榜”的榜首。

阿克曼大战伊坎

阿克曼其他的著名交易案例包括百货公司JC Penny、塔吉特和金融服务公司MBIA等。当然,大家对于阿克曼印象最深的一役,莫过于前几年针对康宝莱的交易。

康宝莱是一家成立于洛杉矶的保健品公司,公司通过“金字塔模式传销”,将自己的销售额从1980年的2.3万美元,发展到阿克曼做空前一年的54亿美元

2012年12月20日,阿克曼在500人的大会议室前,分享自己看空康宝莱的PPT。在大会现场,阿克曼问下面的观众:“有谁真正买过康宝莱的产品?康宝莱凭什么能维持80%的毛利率,而其竞争对手的毛利水平只有42%到46%。康宝莱的拳头产品Formula 1,每年销售额超过20亿美元,却从来没有人听过。”

阿克曼认为,康宝莱并没有将产品卖给客户,而是通过传销模式卖给了他们的一层层经销商。康宝莱的保健品销售超过了GNC、联合利华以及Abbot Labs总和的六倍,而且价格居然还比他的竞争对手高了65%。

因此,阿克曼花了整整3个小时、用了334页PPT,阐述了他对于康宝莱的看空。当然,这还远远不够,他甚至去了美国的财经频道CNBC接受采访。

如此大幅度的公开发言,让阿克曼在康宝莱身上已经没有了退路。他不可能承认自己看错,然后平掉自己的空头仓位,这已经成为了他一笔容不容有失的交易。在他发言后的三天内,康宝莱股价果然下跌了35%,阿克曼旗开得胜。

但这一波下跌,却引来了一批价值投资者的抄底。2013年1月9日,Third Point对冲基金创始人丹 勒布(Dan Loeb)向美国证监会SEC提交文件,宣布他购买了890万股康宝莱股票,持股比例达到了8.24%,成为了公司第二大股东。一个月后,“激进投资者”模式开创人卡尔·伊坎向SEC提交文件,公布其持有了12.98%的康宝莱股份。

在几位投资大佬入局后,康宝莱的股价在阿克曼公开看空后曾几天之内跌到了24.24美元,但此后再也没能创出新低。2012年之后,有50个交易日出现了5%以上的涨幅。最终股价回到了71.70美元,比阿克曼做空的价格高了70%。

2018年,狙击做空康宝莱多时的阿克曼宣布清仓,华尔街日报则以《5年激战康宝莱后,比尔·阿克曼投降了》为题报道了该事件。

“大流行获利者”

阿克曼此前披露,自己的对冲基金潘兴广场在3月份的美股暴跌中赚了26亿美元。今年三月,有报道援引他的话警告称,在他大举做空市场后,美国经济的“地狱即将到来”。

当时,阿克曼通过信贷市场操作,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实现了近100倍的投资回报。他在致股东信中指出,潘兴广场已经在3月23日关闭所有空头头寸,并获利26亿美元,而支付的佣金和溢价费仅为2700万美元。

阿克曼称,公司对冲的方式是购买多个全球投资等级和高收益率信贷指数的信贷保护产品。其实早在3月3日一封给股东的信中,他就透露公司当时已购买大量的对冲产品,但没有确切说明产品的种类,购买原因就是疫情的控制措施将对美国和全球的经济以及股权、信用市场产生重大的负面影响。

潘兴广场是在信用利差接近历史最低位时买入的对冲产品,这些产品不但减值风险低,而且创造出的价值有可能是公司旗下有风险的资产价值的数倍,从而减少公司在整体市场环境下的损失。

在此之后,潘兴广场反手开始押注经济复苏,将对冲所获收益再投资于其青睐的公司,譬如增持已经投资的公司股份,以及新建一些公司持仓,包括重新投资等。截至到今年4月公布的数据,潘兴在本次做多行为完成后依然保留有17%的现金。

颜值耐打

一直以来,阿克曼都被誉为“华尔街最帅基金经理”,不仅颜值身材在线,衣品也是可圈可点。一头灰白色的头发非常有个人辨识度,人送“金融界银狐”称号。

阿克曼平时酷爱运动,最喜欢打网球。穿上运动装后身上没有一丝赘肉,对自身形象有着严格的管理。

他的第一任妻子凯伦·安·赫斯科维茨(Karen Ann Herskovitz)是一名建筑师,两人育有三个孩子,但在2016年底分道扬镳,结束了25年的婚姻之旅。

离开前妻后,比尔在2019年和尼瑞尔·奥克斯曼(Neri Oxman)结婚。奥克斯曼是MIT教授、建筑师和设计师,虽然阿克曼比她大近10岁,但两人看起来却完全没有年龄差。2019年春天,他们迎来了第一个孩子。

阿克曼平时的个人生活比较低调,但热衷于投资房产。为了和新任妻子共筑爱巢,他豪掷2250万美元买下曼哈顿上西区的顶层公寓,内部装修由他俩亲自操刀。除此之外,他还在汉普顿拥有6英亩的地产,2015年购买的价格为2350万美元,以及位于纽约的查塔姆庄园。

去年,阿克曼的潘兴广场对冲基金收益上涨了近40%。除了在Chipotle和星巴克的成功投资外,阿克曼还把这归功于他的新婚妻子奥克斯曼。

他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对外大撒狗粮称:“在你经历困难时期,与一个超级支持你、爱你、热情并信任你的人保持良好关系,这对自己非常有帮助。”

您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0
  • 0
  • 0
  • 0
  • 0
  • 0
  • 0
  • 0